請先綁定手機號

位置:首頁 >原鄉

推奶奶進城

常言道:“最長情的告白莫過于陪伴”。有些陪伴雖不是那么的熱烈,但也覺溫暖。

爺爺前幾個月出了車禍髖骨骨折,一向硬朗的奶奶因為爺爺的傷情忙前忙后,近段時間反復出現關節腫痛,身體每況愈下。進城看病是唯一的選擇,而最大的難題是奶奶暈車,這是年近九十的奶奶一直以來都無法跨越的坎,不論是汽車或電瓶車,一旦靠近都覺得暈眩。

9歲那年,父母外出務工,我從此便與爺爺奶奶相依為命,直到當兵離開家鄉。而后,就少有時間回家了。這次聽父親說了奶奶的情況,周末趕緊回到安岳老家,決定送她去城里看病。如何去?我大膽地提出用爺爺的輪椅推奶奶去。話音剛落,父親回我:“吹牛不打草稿,光進城一趟都要15公里路呢!”爺爺也勸我說:“以前抄小道走近路都要3個多鐘頭,現在又是伏天,太陽那么大不可能走得攏。”可憑著部隊10多年的鍛煉和跑過幾次半程馬拉松的經驗,我覺得從家到縣城醫院總共15公里的路程算不了什么。最后我終于說服了所有人。

次日,天剛昏昏亮,我便早早起來,交待好爺爺的起居飲食后,父親準備了水和雨傘,我拿起一塊毛巾搭在脖子上,開始了徒步推輪椅送奶奶進城看病的“征程”。

家鄉屬于典型的川中淺丘,彎彎拐拐爬坡下坎,父親執拗地要先推,走了快1個小時才走3公里左右。太陽緩緩地爬上山崗,穿過蒼翠的松柏,傾灑大地。父親將事先準備好的雨傘綁在輪椅一側,雖是擋住了陽光的直射,但地面反射的熱浪足以讓人汗流浹背。不久父親覺得胸口發悶,畢竟他也是花甲之年了,有點吃不消。我強行接過輪椅,讓父親在原地休息喝水,等有車過時給他攔一個去城里的順風車。父親卻說:“我不坐車,你慢點走,我跟在后面,陪老媽說說話。”

行經之處,熟悉的陌生的鄉親都充滿疑問:“這么熱的天,怎么不給老人家喊個車子?”父親只能一一解釋:老人家暈車,只有推著才能去城里看病。好在云朵似乎也在同情我們,偶爾遮蔽一下灼人的陽光。我推奶奶,父親跟在后面邊走邊休息,漸漸舒緩過來。

上坡難,下坡更難。上坡時身體使勁往前傾成銳角,下坡時重心往后拉成鈍角。太陽時而調皮地從云朵背后探出頭來,陣陣熱浪翻涌,我的汗液滲透著每個毛孔,眼鏡也讓霧氣拉上紗簾。奶奶感動地低語:“大孫呢,你們好辛苦,不是為了我,這么大的太陽哪個得出門哦。”

偶爾微風起時,父親就趕忙湊過來對奶奶說:“媽,你看還是老天爺好啊!”奶奶千溝萬壑的臉上洋溢起了花一般的笑。

快進城了,拔地而起的高樓如雨后春筍。奶奶已是20多年沒有進過城,父親一路給奶奶講這里以前是什么地方,那里又是什么地方。從奶奶的眼中我看到了閃爍的淚光。

到有一處,父親指著一片荒地說:“媽,這個地方鐵路要修過來,以后都可以坐火車出去旅游了。”火車在奶奶的人生字典里,是唯一沒有讓她暈過的車。奶奶回頭就問父親:“真的啊?坐火車不暈。”

一路上父親像掉隊的戰友,當我低頭推著奶奶攀上山丘高點時,回頭看見的不再是那個兒時心中高大威猛的樣子。現在的他有著微彎的脊背、花白的頭發,還有蹣跚的步履。兒時的我喜歡跟在父親身后去交公糧,滿滿兩籮筐公糧,父親總是快步走在前面,走上一段距離后才放下肩上的擔子回頭望望我跟上沒有,順便作短暫的休息。那時的我不理解父親為什么不等我,或許正如我低頭推著奶奶向前走一樣,向前走是擔負的重任,向后望是責任。凝視著父親,汗珠從發梢滴進了我的眼眶,霎時模糊了視線。

整整15公里,3個小時,汗濕的衣服被風吹干又打濕,終于到達醫院。我趕緊為奶奶辦理好入院手續,到了下午,父親聯系好堂妹過來換班輪值。我和父親回到家已是黃昏。伴著滿天星辰入睡,雖是疲憊滿身,但卻睡得非常踏實。(代蔣)

版權聲明:資陽網是資陽新聞傳媒中心在互聯網上授權發布《資陽日報》、資陽廣播電視臺視聽節目的唯一合法媒體,歡迎有互聯網新聞發布資質的網站轉載,但務必標明出處“資陽網”和作者姓名;資陽市范圍內網站若要轉載,必須與本網簽訂協議。如若違反,資陽網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。
轉載要求:轉載之圖片、文件,鏈接請不要盜鏈到本站,亦不能抹去我站點水印。


下載‘今日資陽’APP 了解更多新鮮資訊

網友評論

文明上網,理性發言

全部評論 0條評論
    暫無評論

請先登錄

免费可以看黄的视频